“狗日的騰訊”,誰在日互聯網?

  計算機世界一篇“‘狗日的’騰訊”,一石激起千層浪,“騰訊”似乎一下子被推到了道德的審判台前,任由各方審判。

  意見大體如下兩個方麵:

  1、騰訊自己不創新隻克隆,成為了行業創新的阻力。

  2、騰訊染指互聯網“所有的”行業,讓其他互聯網公司沒有空間。

  如果一個企業真能成為扼殺創新的力量,我想,她首先應該是一家更具創新能力的公司,或者說,創新能被扼殺,本身隻說明一樣:還不夠真正的創新!當然,會有人提出企業利用壟斷等不合法或者利用法律漏洞去扼殺創新,這個問題可以另行單獨討論。

  我讚成keso創新的殺手中說法,目前看來,大家感到惶恐的更多方麵,是小山寨碰到了大山寨,也就是謝文說的“‘小孩兒撒嬌’,是五十步笑一百步”。

益陽新聞網

  比譴責克隆更重要的問題是:為什麼我們願意更多選擇克隆而不是創新?

  學習與模仿曾經是工業時代重要的成功方法,20世紀日本、亞洲四小龍、南美等地區的崛起,其中重要的原因在於他們充當了“世界工廠”。

  “世界工廠”成功的秘密在於:發達國家成熟的技術+本土廉價勞動力。引進發達國家成熟的技術,其實就是複製成熟技術。工業化時期,克隆本身並不是必然批判的對象,需要批判的是克隆是否采取了合法的手段。

  中國改革開放後,也因為“世界工廠”而出現一個重大的發展窗口,不過,隨著信息化的後工業到來,工業時代“世界工廠”這一屢試不爽的成功模式,可能正在走向末路。

  我在《裂變》一書中引用了托夫勒的斷代概念:農業社會、工業社會、信息社會,工業社會取代農業社會,讓了農業社會的血緣關係、地緣關係發生裂變,取而代之的是契約關係與流程化;而現在,信息社會正讓工業社會的固定的流程關係發生裂變,取而代之的是個性化(人性化)的服務,創新是最大的動力。

  之前我曾提到:有個非常有趣的現象,雅虎、亞馬遜、eBay、MySpace等國際互聯網巨頭在中國幾乎全線崩潰,有些公司甚至還沒有來得及取一個中國名字,便消逝在人們的視野中;與此相對的是,英特爾(Intel)、IBM、惠普(HP)、諾基亞、思科等國際IT企業卻風光無限。

  英特爾等國際巨頭在中國的成功,是世界工廠價值模式的延續,而雅虎等互聯網的潰敗則提示人們,複製成熟規則+廉價勞動力方式,不再必然有效。

  說到底,互聯網時代越來越依賴創新,而創新對地緣文化的適配要求更高。

  國內互聯網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誕生國際性的大公司,其實,我們的悲哀還不在此,取得了一定成功的公司,比如:新浪、搜狐、網易、百度、騰訊、阿裏巴巴、盛大等,大多誕生在2000年之前,而此後,國內幾乎再沒有像樣的互聯網公司崛起。

  當創業者們眼睛盯著矽穀“聞風而動”而動時,他們已經淪為觀察者,充其量隻能充當個出色的宣講者,即便打上本土化的標簽,創新的成分少到無法支撐一家像樣規模的的新型互聯網公司,從博客、視頻、微博到團購,莫不如是。博客在國內淪為門戶網站一項附屬應用就是一個重大教訓,視頻、微博、團購也正滑向這一路線。

  實事求是地講,創新不是一個絕對的概念,那些在第一波互聯網創造了成功的國內互聯網公司,盡管總體上帶著“克隆”的帽子,創新程度遠不如yahoo、google這樣的國際大公司,但也還有一定程度的創新行為,問題在於,互聯網無國界特征,隨著互聯網滲透力不斷加強,創新過少的業務越來越難以成功,連階段性成功都達不到。

  忽視創新已經成為讓中國互聯網幾乎失去成長的可能性。

  從創新的意義上看,騰訊這樣一隻大鯰魚的存在,對於行業來說,是重大的利好,那些套個本土化帽子,想克隆取巧的人,連僥幸的希望都可以不存了,這很好!

  當然,對於騰訊自己來說,最好不要僅限於做一條鯰魚,而是更多推進高水平創新,成為業界榜樣,或者對於業內真正有創新價值的創業公司,實施收購戰略,從一家強大的公司進化到一家偉大的公司。這樣的榜樣多了,才有好的協作環境,國內的互聯網才有希望。

  騰訊會不會染指“所有的”行業,成為其他公司的公敵呢?說到這裏,我在《裂變》一書中描述了微軟成為“全民公敵”的過程:

  從1981年到2000年,是微軟的黃金20年,從字處理到Office,從DOS到Windows,從Visual Basic到C#(C sharp語言),微軟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跡。微軟的產品通常不是最好的,但卻是最受歡迎的,一旦有消息稱微軟要進入某個軟件領域,都將掀起軒然大波,即便競爭對手之前具有壟斷地位,都可能麵臨退出市場的厄運。

  人們的擔心不無道理,在微軟的第一個20年中,充滿將競爭對手近乎“滅族”的例子,軟件開發工具Borland、瀏覽器NetScape、操作係統Apple······,微軟所到之處,刀光劍影,白骨成堆。這20年,是軟件的20年,也是微軟征服世界的20年。

  微軟在數不清的反壟斷官司中,被許多人覺得,微軟是信息行業的“西斯”,是“邪惡”的代表,將成為信息產業和“人民”的公敵。

  然而,今天我們看到,google已經讓微軟感覺到了威脅,而且有一種無從顧及的感覺。

  顯然,google不是與微軟的咒罵中取得勝利的,你之所以感覺到騰訊等許多大公司堵了你的前程,更多的,要反思自己的前程在一開始是否就選在人家的大門口。

  當我們罵大公司“狗日的”時候,不妨想一想,到底誰在日互聯網?(作者:醒客)

相關文章

聯係我們

聯係我們

0898-88881688

在線谘詢: QQ交談

郵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00-17:30,節假日休息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關注微博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