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牌玩唱會》 摘下有色眼鏡看網絡主播

  剛看完《YY大牌玩唱會》,頗為感觸。

  令我感觸的並不是曹格,而是出現在舞台上與曹格同台獻藝的主播們。因為工作的緣故,我接觸了很多YY主播,深知他們的不易,這條路,他們走得很辛苦。

  當看到「鱈熊」能夠從容不迫的站在全國電視觀眾麵前,與知名電視主持人共同挑起《大牌玩唱會》的主持大梁時,我在想,鱈熊終於做到了!後來,我看到「文小靜」、「白姐」、「阿涵」與曹格一起合唱經典曲目,還看到「崔阿紮」、「戴茜」、「張振浩」秀出並不亞於科班藝人出身的才藝,獲得線上線下點讚的時候,我由衷的覺得,主播們做到了!

  在YY的努力推動下,他們用自己的身體力行,向大眾證明“主播”這個詞最應有的擔當。我想說,比起外界頗具色彩的用“美女主播”來簡單概括主播這個職業,他們更為真實的定義了“主播”一詞。

  外界對主播這個職業,多少有些偏見。就在前兩天,我一直很喜歡聽的一檔財經類廣播欄目(名字就不說了)裏的男主持人(隻所以喜歡他,是因為覺得他一貫在評論事件時較為客觀)在說起“國家文化部整頓網絡直播淫穢暴力現象”這則消息的時候,我竟眼睜睜看著他將“網絡直播平台”與“某些網絡直播平台出現的直播色情、淫穢、暴力案例”混為一談,花了20多分鍾批判直播平台和主播如何偏離了中華民族的普世價值觀、如何對年輕一代造成不良影響雲雲,我才意識到原來外界對直播平台和主播這個行業是有偏見的。有點吃驚、有點氣憤。

  鑒於我所在的團隊長期為互聯網直播平台YY提供節目製作內容,自認為對直播平台和主播這個職業有較為深入的了解,起碼在我的認知範圍內,並不是所有的直播平台和主播都像他口中所說的那樣,就如《YY大牌玩唱會》中我們看到的,平台積極開拓,良苦用心地為旗下主播提供更多的舞台機會;主播努力堅持、踏實進取,比起別人眼中的“美女主播”,他們才是我眼中最真實的主播。我很想留個言告訴這個男主持,他根本就不了解網絡直播這個行業,作為一個媒體人,這樣誤導不明真相的民眾是不對的。

  目前,網絡直播可以大致分為遊戲競技類、演藝類、體育類直播,基本都是通過自己的特殊才藝獲得用戶肯定後,用戶以打賞方式變現(至於那些直播吃飯、睡覺還有很多人看的,我也表示很困惑),而近期輿論的風口浪尖主要集中在演藝類直播涉嫌色情淫穢、遊戲類涉嫌教唆犯罪、暴力上。我承認,因為YY、9158上市揭開這個行業神秘麵紗之後,引來直播行業的井噴式爆發,很多新晉直播平台為了短期內吸引流量,為融資上市造勢,不惜打起法律擦邊球,默許平台下的某些主播通過傳播色情、暴力內容來吸引用戶、快速變現。這對社會造成了非常的不良影響,國家理應予以嚴厲打擊。

  然而很多媒體由於缺乏對網絡直播平台的了解,或出於對新聞事件的炒作,硬生生誘導民眾把直播、主播與這些非常態不雅現象劃上等號,這對於嚴守網絡道德底線的直播平台,以及憑真本事腳踏實地的主播是不公平的。就以我所了解的YY直播來說。

  我不想掩飾,YY是我最敬佩的互聯網企業之一。現在大家看到直播平台中官方公會主播三方製衡管理、主播與遊客的互動形式、打賞方式、網絡直播的PUGC(基於用戶數據的專業內容輸出)模式等等幾乎都由YY首創。不可否認,通過自身的商業模式設計與產品運營,YY早在幾年前就已實現了資本原始積累,成為直播行業老大。更難能可貴的一點在於,YY通過直播演藝模式的創立,加之各大公會的支持,幫助很多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甚至曾處於社會最底層的人實現了人生逆襲,圓了他們曾經也許連想都不敢想的夢。

  在我所接觸的主播中,很多人都成長於破碎的家庭、或生在農村家境貧寒、或家道中落欠下巨債,他們的職業曾是護士、網管、建築工人、農民、澡堂服務員

印度神油、也有部隊複原軍人,甚至有曾到處惹是生非不受主流社會所接納的小混混,夢想也許曾經離他們很遠,但同樣因為來到YY,夢想卻又那麼接近。這是一個功利的社會。很多時候,不是因為我們不夠努力,而是因為我們缺少一個機會。就如文章開頭提起的那個廣電係統男主持人,他很有才,也很努力,但是能夠一畢業就進到這麼好的鐵飯碗單位,說家裏沒有些許打點過,我不信。對於多數人來說,我們也有明星夢,我們也熱愛音樂、熱愛演藝,熱愛我們熱愛的東西,我們足夠努力也願意付出比別人更多的努力,卻掙不來這樣的機會。就連電視裏熱播的《中國好聲音》學員、《我是歌手》裏的踢館新人,背景不是某倫徒弟、就是某經紀公司力捧新人、又或是某某作曲作詞人。有的時候即便才藝再突出,我們也贏取不了這張入場券。YY上有才華的藝人很多很多,如果不是網絡直播平台給他們提供一個不需要太多中間環節就可以和觀眾麵對麵的機會,我不知道他們現在是否還能在遭遇現實一次次殘酷洗禮後,依然堅持對夢想的追求。

  在《YY玩唱會》(YY為旗下主播打造的O2O演唱會節目)上,我聽到「王冕」唱出自己曾經的心酸、我聽到「東方寶寶」的青春與追夢、我聽見「MC九局」經曆大起大落後仍然爬起來的信念、我聽到傲嬌小公舉「沈曼」背後的真性情、我聽到「蛋總」唱出人生沉澱後的感悟、我聽見說唱「暴徒」喊出現實殘酷下的不卑不亢、我聽見「水管工」追夢路上遭遇騙局仍不放棄的執著……太多太多讓我感動、令人鼓舞的主播故事,他們絕不是大眾僅僅用極具深意的“美女主播”幾個字能概括的。

  還有「囧囧丸」、「童童]、「微涼」等一些明明可以靠顏值卻苦練才藝的女孩;或者「風小箏」、「魏佳藝」、「麥子」等演唱實力專業級別、選擇在YY成長的歌手。相對於那條規則條框繁多、擠破頭也不一定能進去的電視甬道,YY這樣的網絡直播平台為這些腳踏實地懷揣夢想的人多提供了一個展示自己的舞台。

  中國夢是什麼?

  這不就是真真切切的中國夢嗎?

  正如你我這樣的普通人,通過直播平台,得到在大眾麵前展現真我的入場券,通過自己的努力實現夢想、找到奮鬥的目標和存在的價值。

  外界或許很難理解,玩網絡直播的網友們為什麼會為主播刷錢。有人在網上評論這種現象為“一群好逸惡勞的女人逗著一群傻B撒錢”。還有人說這是網友沒腦子,拿著父母養育他們的錢用來給主播刷錢。我認為這本身就是一個偽命題。首先,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YY上大部分的主播都非常努力,有的主播每天連續直播十幾個小時,很多主播因為長時間說話、唱歌而聲帶嚴重損傷。即使不直播,也會利用空餘時間找歌、找話題、找梗,苦練才藝。而主播收益也遵循二八原則,隻有在金字塔頂尖的主播才有可能拿到如外界所說的上百萬年收益。並且,最紅的主播並不是女的,而是男主播。在最紅的女主播之中,清一色是才藝絕佳、真性情的普通女孩,她們不脫不露,完全憑真本事吃飯。當你在羨慕他們高收益的同時,請別忽略了他們付出的常人所達不到的努力。至於為主播打賞的這部分粉絲,我並不認為他們的行為有任何問題。從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說,每個人都有追求快樂的權利,然而追求快樂說到底是一個物物交換的過程。在廣大的三四線城市甚至農村,休閑娛樂並不如大城市豐富,難道居住在那裏的人就沒有尋找快樂、為快樂買單的權利嗎?為主播才藝打賞本質上和約個會、看場電影、酒吧喝杯酒是一樣的,都是花錢買快樂。我聽到更多的真實案例是,遊客們在這個平台找到了現實中無法給予他們的快樂、自信與歸屬感。對於明星我們需要90°仰望,而對於主播我們隻需要45°即可,他們能夠叫出大部分粉絲的名字,珍惜每個粉絲的存在。在YY上,絕大多數的主播是鼓勵粉絲積極向上的,因為主播曾經和粉絲都是有著相似經曆的普通人,都是通過努力一步步換來今天的一切,所以主播的成功更加具有說服力。每個成功主播的背後都有很多心酸的經曆,並不像外界盛傳的那樣靠露露肉、耍耍嘴皮就可以。靠打法律擦邊球獲得關注的主播注定隻能曇花一現,轉瞬即逝。抓住時代機遇、履行社會使命、並且努力的企業理應獲得尊重。隻有實現社會價值的企業,才能基業長青,包括YY在內的第一代的互聯網創始人深諳這個道理。這兩年,麵對越發激烈的直播平台混戰,YY更多思考的是如何能夠和公會一起,幫助平台下的主播們,走得更遠、更久,而絕不是依靠放任主播無節操的打擦邊球而獲得短期收益。1931女子團體、《大牌玩唱會》、《YY玩唱會》等一係列O2O產品和IP,都是YY身為互聯網直播平台老大所做的探索與付出的努力。

  如果你曾對直播平台或主播職業不甚了解或略有偏見,請你去YY看一看,那裏有最真實的主播。

相關文章

聯係我們

聯係我們

0898-88881688

在線谘詢: QQ交談

郵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00-17:30,節假日休息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關注微博
返回頂部